<wbr id="d1pmf"></wbr>

    1. 首頁  >  文化歷史
      中國青銅時代的特征是什么

      2022-11-21 來源:騰訊文化

      中國的青銅時代與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的青銅時代相比,并沒有太大的特別之處。青銅被廣泛應用到生產生活的各個領域,它們是:工具、生活用具、裝飾品、武器。但是,有一個現象值得注意,青銅武器在作為中國青銅時代開端的二里頭文化遺址里才出現,正與歷史文獻記載的第一個王朝——夏王朝存在的時間相對應。

      有學者據此提出,在我國夏朝時期,青銅武器的出現也意味著作為國家機器的軍隊的建立??梢赃@樣說,在中國的青銅時代,青銅器不僅作用于物質生產,也直接影響到社會政治。

      在中國,青銅器與社會政治的緊密關系,也可以從另一種社會現象中表現出來:夏商周時期,有大批青銅器被用作禮器,進行祭祀。這一時期所形成的鼎簋制度和禮樂制度,就是青銅器深入到社會政治生活的最好例證。

      百年來的考古發現和文獻記載都表明了這樣一個事實:夏商周時期,存在嚴格的等級制度,形成奴隸主貴族和奴隸兩大對立的階級。在奴隸主貴族內部,不同等級的貴族不同的政治權力與經濟地位,統治階級對此有著明確的劃分。這在青銅器的使用上也能看出嚴格的等級區別。

      在被稱為“中華第一都”的二里頭遺址,考古人員發現了鑄銅等手工藝作坊遺址,出土的青銅爵、青銅斝等青銅器,形制古樸莊重,是中國發現最早的青銅容器。這些青銅器的鑄造,標志著中國青銅器鑄造進入了新紀元。

      司母戊大方鼎、杜嶺方鼎、婦好鸮尊、四羊方尊、大禾方鼎等青銅器,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著名商代青銅器。商代是中國青銅器的繁榮時期,青銅鑄造業迅速發展。婦好墓作為現存唯一保存完整的商代王室成員墓,就能從一個側面反映商代青銅器的發展盛況。

      婦好墓墓南北長5.6米,東西寬4米,深7.5米,墓上建有被甲骨卜辭稱為“母辛宗”的享堂。墓室雖然不大,但保存完好,隨葬品極為豐富,共出土青銅器、玉器、寶石器、象牙器等不同質地的文物1928件,青銅器468件,玉器755件,骨器564件;并出土海貝6800枚。青銅器以禮器和武器為主,種類齊全,有炊器、食器、酒器、水器等。有銘文的銅禮器190件,其中鑄“婦好”銘文的共109件,占有銘文銅器的半數以上。婦好鸮尊、圈足?。╣ōng)造型美觀,花紋繁縟。三聯甗(yǎn)、偶方彝(yí),可說是首次問世。婦好大銅鉞上刻有人面或獸面紋飾,形象猙獰而華美,成為婦好掌握軍權的象征。

      婦好墓出土偶方彝(yí)

      為維護宗法分封制,西周制定了禮樂制度,對各級貴族享有的待遇有嚴格規定。當時的統治者規定:“天子九鼎,諸侯七鼎,大夫五鼎,元士三鼎或一鼎”各級人員必須嚴格按照級別享有隨葬用品。這充分說明,“鼎”是古代權力和地位的象征。

      虢(guó)國是西周時期的重要諸侯封國,國君姓姬,首代國君是周文王的弟弟。虢(guó)國國君及貴族墓地在1956年被發現,即使擁有“華夏第一劍”之稱的玉菱銅芯劍、精美華麗的“綴玉面罩”等寶物。但當時的虢(guó)國國君還是按照規定使用了“七鼎六簋”,不敢逾越半分。

      七鼎六簋:三門峽虢國墓地出土

      很多青銅器都有銘文,如著名的晉侯蘇鐘,它是西周時期的文物,共16件,可分為兩組,每組8件,大小相次,排編成兩列音階與音律相諧和的編鐘。有銘文355字,首尾相連刻鑿在16件鐘上。銘文敘述了周厲王三十三年,周厲王親征東國、南國。

      西周是中國古代銅器發展的重要時期,有許多著名的青銅器。如武王時代的利簋(guǐ)、天亡簋(guǐ),成王時代的何尊、保卣、保尊,康王時代的盂鼎、宜侯夨(cè)簋(guǐ),昭王時代的旂(qí)尊、旂(qí)觥、旂(qí)方彝(yí),穆王時期的長甶盉、豐尊、班簋(guǐ),恭王、懿王時期的裘衛諸器、史墻盤,孝王、夷王時期的師晨簋(guǐ)、克組器群,厲王時期的攸(yōu)從鼎、散氏盤,宣王時期的頌鼎、兮甲盤、虢(guó)季子白盤、毛公鼎等。它們還是青銅器斷代的標準器。

      東周時期,一部分青銅器被用于貴族間各種禮儀活動,以維護雙方關系。青銅器因為成為禮治的工具,故被稱為“禮器”。

      中國發現的最早的失蠟法鑄件——春秋云紋銅禁,整體用失蠟法鑄就,工藝精湛復雜,入選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名單。

      春秋晚期的吳國文物——吳王光鑒,鑒上有銘文52字,說明作器原因,還記載當時吳、蔡兩國間的關系。它反映了一段吳、蔡兩國交往的歷史。這里的吳王光就是吳王闔閭,也正是這位吳王闔閭重用了《孫子兵法》的作者孫武,在吳王闔閭的統治之下吳國逐漸強大起來。吳王闔閭把青銅鑒送給了女兒叔姬,并將女兒嫁給蔡國國君,以此來維護兩國關系。

      吳王光鑒

      春秋時期的禮器——匏(páo)壺,出土于趙卿墓,趙卿墓是迄今為止所見春秋時期等級最高、規模最大、隨葬品最豐富、資料最完整的晉國的高級貴族墓葬。

      此外,還有春秋晚期的鑲嵌狩獵畫像紋豆,畫像描繪了古代貴族狩獵的情形。被譽為“天下第一劍”的越王勾踐劍,體現了當時短兵器制造的最高水平。

      戰國時期的著名青銅器也有不少。比如,用失蠟法工藝鑄造的曾侯乙尊盤,是春秋戰國時期最復雜、最精美的青銅器件。錯金銀四龍四鳳銅方案出土于戰國中山王“錯”墓。中山國是狄人建立的國家,這件銅方案的造型體現了少數民族的藝術風格。

      綜上所述,中國青銅時代的特點,就是青銅器的重要性不僅表現在它對社會物質文化發展中的重要作用,而且突出地表現于它對社會政治生活的巨大影響上。

      一方面青銅被用來鑄造大量的武器,因而與國家機器之一——軍隊的存在相聯系;另一方面青銅器被貴族用作禮器,成為維護等級制度的工具,甚至被作為政權的象征。

      從這個意義上講,我們可以這樣說,“中國青銅時代的最大特征”是“青銅便是政治的權力”。

      值得注意的一點是,青銅并沒有促使農業生產工具做出較大的改進,青銅生產工具主要是手工業工具,出土的農具主要還是石器,其次是骨、蚌器。那么,青銅的使用對當時農業生產是否會有間接推動作用呢?

      可以肯定的是,青銅手工工具會促使農具的改進,比如發明其他材料的農具。有學者曾推測:“既然人的勞動是農業生產的基礎,而青銅的兵器一方面在新鮮的生產勞動力的獲取上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一方面又能保證既有勞動力的持續剝削”。

      分享到:
      責任編輯:栗子
      王爷粗黑挺进丫鬟

      <wbr id="d1pmf"></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