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d1pmf"></wbr>

    1. 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高奎最后的眼淚

      作者:忠柱 · 2022-11-01 來源:中國反邪教網

      高奎(化名),男,1966年11月生人,家住吉林省白山市渾江區東興街道。他性格開朗、樂于助人、心地善良,從省內一所電力學校畢業后被分配到省屬地方電力企業工作,是單位一名技術骨干。妻子是同單位職工,二人育有一個乖巧懂事的女兒,一家三口和睦相處,幸福融洽,家庭收入高于當地平均水平,引來親朋好友的羨慕。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在一次單位組織的體檢中,高奎被檢查診斷為肝炎。經過醫生開藥方調理治療,病情得到緩解,但高奎為此卻悶悶不樂,常常憂心忡忡,希望能找到醫治的良方,使自己能早日康復。

      1998年春天,單位的一位同事送給他一本精心包裝的書,讓他回去認真讀一讀,并說練了“法輪功”不僅能“消業祛病”還能“長功”“上層次”“圓滿”。書中玄天玄地的非正常說法讓高奎感到很新奇,興趣大增。

      經過一段時間習練,“圓滿”“消業”“真善忍”“做好人”這些“法輪功”賴以忽悠人的邪說很快占據高奎的頭腦,滲入他的生活。高奎仿佛找到一種超凡脫俗淡泊一切的感覺。

      因為有規律的起居,原先消化不良、惡心嘔吐、腹脹、肝區隱痛不適等癥狀有所緩解,高奎把這都歸功于修煉“法輪功”的結果,更加癡迷其中。

      高奎本來是單位的一名技術能手,自習練上“法輪功”后,他整個心思都用在練功上,對工作開始應付差事,不再精心鉆研,工作時常出現差錯,領導找他談話,他都置若罔聞,并認為這是在干擾他的“修煉”,心中很是反感,依然我行我素。期間,他曾經勸過妻子與他共修“法輪功”,將來一起“圓滿飛升,同上天堂”,但妻子對此不感興趣。

      1998年,一場特大洪水席卷長江、嫩江、松花江等江河流域地區。人們紛紛獻出愛心,可高奎一分也不想奉獻,因為他的“師父”李洪志說過,災難大的地方“業力”也大,言外之意是不能提供幫助,既然是“大法弟子”,就得聽從“師父”的安排。就在大家有組織捐款的同時,他卻編了個理由躲得沒影。

      不過,這件事在高奎心中糾纏了一段時間。他因為謹記“師父”所說的,“修得執著無一漏,苦去甘來是真?!?,一動念就是“造業”,對工作、對事業徹底失去了興趣,天天只知道“學法練功”。原本在單位無私奉獻、事事爭優的他,如今遇事卻往后縮,他不知道這究竟是對還是錯。

      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高奎因為進京滋事被依法行政處罰。單位為了挽救他耐心做他的思想工作。然而他依然執迷不悟。

      隨著李洪志要求信徒“練功”“學法”“講真相”的弦拉得越來越緊,“法輪功”信徒違法滋事行為愈發猖狂。

      高奎為了能夠盡快“長功”“上層次”“圓滿”,毫不猶豫地加入“講真相”的非法活動中。他向單位遞交了辭去工作的申請,單位從教育挽救的角度出發,并沒有批準,他索性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消極怠工。對于家中親人的規勸,他也絲毫不為所動,以“去情”“去執著”為由固執己見,造成家庭關系十分緊張。

      在這期間,高奎的肝病時好時壞,他經常感到惡心、嘔吐、飽脹、腹瀉,但仍癡迷于“法輪功”的“消業祛病”,把恢復健康的希望全寄托在修煉“法輪大法”上,拒絕就醫就診。

      2010年秋,高奎病情加重,持續性發熱,腹痛加劇,大便異常,下肢明顯浮腫。家人強行將他送進醫院,經診斷,已從之前的肝炎發展成肝硬化、肝腹水。醫生說,如果按時打針吃藥,肝炎其實是可以控制和治愈的,現在雖然發展惡化,但只要按照醫囑配合治療,病情也能夠得到控制。

      這時,前來看望的其他“法輪功”練習者卻批評他說:“你練功‘消業’,‘師父’幫你過關,你卻住院打起了點滴。這點兒關你都過不去,還算什么‘大法’弟子?”高奎聽了坐起身就要拔下針頭。護士趕忙制止,高奎堅持:“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得病,我是在‘消業’,我沒病,我要出院!”護士極力勸阻:“你現在病情很重,需要繼續治療,否則會有生命危險?!备呖^續說到:“我有師父的法身保護,不會有事?!薄拔沂恰蠓ā茏?,輸液打針就是不相信‘大法’的威力,我要聽‘師父’的?!?/p>

      值班醫生聽聞也過來勸說:“‘法輪功’害死人,電視報紙上報道許多修煉‘法輪功’拒醫拒藥死亡的例子,你不能步他們的后塵?!备呖鼌s說:“那都是造謠誣蔑,是騙人的,是假的,‘真修’弟子‘師父’都會保護的?!?/p>

      由于高奎一再拒絕配合治療,執意要求出院,醫生只得囑咐他妻子出院后堅持用藥?;丶乙院?,妻子讓高奎服藥,他表面答應,背地里卻趁妻子不備偷偷吐掉或扔掉。停止了一切藥物治療,高奎的病情逐漸加重,但他仍堅持練功打坐,一遍又一遍誦讀所謂“經文”,虔誠至極,頂禮膜拜,祈求“師父”能護佑自己,讓自己在“消業”后繼續出去“正法”,走向“圓滿飛升”。

      隨著高奎病情一天比一天惡化,親朋好友、單位同事都紛紛前來探望??此〕蛇@樣,大家勸他住院治療,但都被他固執地打發走了。父母、妻子、女兒哭著求他也無濟于事。

      2010年10月,高奎病危,已氣若游絲。他知道自己將要不久于這個世界,心里有許多話要說,可他張了張嘴,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妻子握住他的手,眼淚撲簌簌地落下來。高奎慢慢閉上了雙眼,兩滴淚水從他的臉頰處悄然滑落。

      也許這時高奎明白過來,“法輪功”治不了他的病,李洪志消不了他的“業”,只會要了他的命。

      高奎流淌的淚水飽含著對妻子、女兒、家人的愧疚和對生的眷戀,是對“法輪功”邪教害人奪命的控訴,也是無奈的悔恨。

      高奎成了“法輪功”邪教又一可悲的犧牲品。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王爷粗黑挺进丫鬟

      <wbr id="d1pmf"></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