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 id="d1pmf"></wbr>

    1. 首頁  >  凱風專區  >  曝光
      人生的一手好牌 被我打爛了

      作者:牧牧 · 2022-11-10 來源:廣東省反邪教網

      都說人生的成功不在于抓了一手好牌,而在于把一手爛牌打好。而我恰恰相反,我把自己人生的一手好牌打得一塌糊涂,到了知天命的年齡仍不能自醒。

      我叫張珍珍(化名),今年55歲,江西南昌人。我出生在書香門第,父母都是知書達理的人,但我從小性格不羈。作為國家八十年代培養出來的大學生,我早早離家,來到深圳這所充滿機遇和挑戰的城市,但我最終卻沒有選擇像同時代的年輕人一樣,乘上改革開放的春風,在這片充滿奮斗氣息的熱土拼搏出一個活力四射的美好人生,反而過著喪失斗志、得過且過、狼狽不堪的生活。這一切只因為我在“法輪功”這條邪路上迷失得太久太久了……

      富貴“懶中求”,掉入“圓滿”坑

      我大學畢業就來到廣東,先后輾轉于廣州、順德、珠海,最后準備在深圳扎根。那時的我年輕有朝氣,通過家人的介紹找到了一份收入穩定的好工作,我興趣廣泛,身邊不乏追隨者,過著被許多同齡人艷羨的生活。彼時的深圳正走在改革開放的最前沿,思想解放,政策開放,高速發展。我羨慕那些因為膽大、敢賭敢拼而賺得人生第一桶金,通過逆襲走向人生的巔峰的人。在公司的一次客戶答謝會上,我有機會登上國貿大廈的旋轉餐廳,看著眼前觥籌交錯的夜宴,俯瞰窗外燈火璀璨的深圳夜景,有一種如臨仙境的飄忽感,我迫切地想要出人頭地,做人上人,過上要什么有什么的生活!

      相比之下,自己的打工生活就顯得很茍且,每天工作繁忙,加班加點,辛苦程度不說,還要被制度約束,受老板的氣。一千多元的月薪不夠我在國貿吃頓飯,更滿足不了我要什么有什么的夢想。1996年,在家人介紹下,我接觸到了“法輪功”邪教,李洪志吹噓的“圓滿”正是我心之所想:無須辛苦工作,只要練練功、學學“法”就可以祛病健身、超脫生死、要什么有什么、實現大自在!我認為自己找到了實現人生理想的密碼,覺得“法輪功”就是實現自我價值的捷徑,是一部可登天的梯子。

      不肯做“常人”,卻啃“常人”老

      我把自己的精力轉移到學“法”上,按照李洪志的說法潛心“修心性、上層次、得圓滿”。工作對我而言已無足輕重,很快我因拒絕加班、消極怠工被開除,當時的我認為這就是李洪志的點化,讓我可以心無旁騖地“修煉”。沒過多久,我就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錢,不得不走上啃老的路。母親和哥哥姐姐知道我的情況后,苦口婆心地勸我趁著年輕踏實工作,沉淀自我,積累閱歷。我卻嫌棄母親和哥姐是“常人”,不懂“修煉人”的層次。

      1998年父親因車禍去世,我不得不回鄉參加葬禮。我看著父親的墓碑,竟然沒有太多的悲傷,反而唏噓感慨“常人”還得面對生老病死真是一件可悲的事。由于自己沒有固定職業,收入不穩定,生活早已捉襟見肘,而長期好吃懶做的生活又讓我無法回到正常社會競爭中。父親離世后,我惦記上了母親的退休金。我以照顧母親為由,住在哥嫂為父母購置的房子內。此后的十多年里,我冠冕堂皇地替母親“保管”退休金,實際上都用于自己的個人開銷,以及為“法輪功”邪教印刷非法宣傳資料。母親生病時,我沒有拿出一分錢來替母親治病,全部醫藥費由哥哥姐姐負擔。2014年母親去世,哥嫂和姐姐清點母親遺物,才發現這么多年來我將母親的所有退休金花了個精光。事實上可以這么說,母親整整養育了我四十八年!母親過世后,哥哥按照遺囑分派遺產,我還不滿意,抱怨母親重男輕女,認為自己處境不如哥哥姐姐,應得到更多。哥哥指著我的鼻子大罵:“家門不幸,張家怎么就出了你這么個白眼狼!”

      “護法”落法網,胡攪又蠻纏

      1999年7月,國家依法取締“法輪功”邪教,李洪志煽動練習者進京“護法”。我覺得這是一次難得的“長功上層次”機會,能夠離“圓滿”更進一步,于是積極聯系了深圳的“功友”進京去所謂“護法”??吹揭恍┤艘驗樵谔彀查T廣場非法靜坐、拉橫幅受到法律懲處,我于是費盡心思,把自己的文化功底全部用在了另一種“護法”的方式上,我炮制文章,捏造事實詆毀政府,借此煽動練習者的仇恨情緒,為“護法”推波助瀾。

      我因此觸犯法律被依法判處6年有期徒刑。我按照“法輪功”網站上所教唆的辦法一邊以絕食、喊“口號”、撒潑耍賴等手段來“護法”,一邊默默祈求李洪志的“法身”來解救我,結果一切都是徒勞的。

      迷途不知返,傷身且傷親

      記得恢復自由的當天,母親身體已不好了,但她還是堅持邁著蹣跚的步伐趕來接我。老人家滿心的期待,在看到我淡漠表情的那一刻,破碎了。我因常年采用辟谷、絕食來達到“清理身體”的目的,身體受損,人變得羸弱不堪,還落下了腦萎縮的病根。耄耋之年的母親心疼不已,毅然地肩負起照顧我起居生活的責任。母親想只要她在我身邊,我一定會回頭的??蓪ξ叶?,為“法輪功”邪教放棄的越多,就越不甘心就此放棄。直至母親臨終,我都沒能從“法輪功”邪教中走出來。

      三姐受母親生前的托付,特地從老家趕來勸告我,希望我脫離“法輪功”邪教,我在慌亂中失去了理智,非但不領情,還揪著三姐的衣領,抓傷了她的臉,大喊大叫“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大哥看我冥頑囂張的樣子,發誓要跟我斷絕兄妹關系。二姐因我惡習不改十幾年都不愿與我聯系,弟弟為了躲避我,悄然搬家,十幾年來我都不知道他家在何處。母親走后,我硬生生地斷送了兄弟姐妹間的手足之情,他們的子女結婚、生子,為父母掃墓都不叫我。我像個孤家寡人一般活在這個世界上,無依無靠,無牽無掛。

      生活雖不易,不可再逃避

      希臘神話中,安泰離開了大地母親,就失去了力量的源泉,就會風干、枯竭,落入山窮水盡的境地。人不能腳踏實地也會有同樣慘痛的結局。如果我不練“法輪功”,把投身學“法”的精力用來為美好生活而奮斗,我的人生又會是怎樣的一種存在?也許早已結婚生子,在深圳安家落戶;也許仍在商場打拼,有自己的事業;也許已經退休,四處旅行,盡享天倫;也許平淡寧靜,每天相夫教子……但無論是什么樣的生活狀態,都一定是腳踏實地的。

      在渴望得到親人原諒的日子里,我進入自我救贖的反省之中,我要勇敢面對過去的不堪,更要勇敢放下貪嗔癡的執念。我希望通過我的親身經歷,告誡所有人千萬不要走自私貪婪、好逸惡勞的邪路,因為人生經不起我們的辜負。

      只有遠離邪教,未來才能可期!

      分享到:
      責任編輯:徐虎
      王爷粗黑挺进丫鬟

      <wbr id="d1pmf"></wbr>